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新闻 >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高三(2)黄诣元获华中科技大学一本线录取资格

来源: 作者: 发表于: 点击:

 

 

前言: 

3月11日从华中科技大学传来喜讯,高三(2)班黄诣元同学以一首卡巴列夫斯基的《g小调协奏曲》赢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成功拿下华中科技大学一本线录取的好成绩。

我是在晚上10点半的时候接到家长发来的消息,激动不已,整整3个月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丰硕的成果。回想起来近10年的准备黄诣元同学用自己顽强的意志和坚韧的品质完成了自己最初的梦想。从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一边准备高考,一边要准备艺考,每天比其他同学要多完成2个小时的训练任务,好几次看到他的手指包着创可贴,依稀还有血迹。明明已经非常的疲惫,却坚韧的挺住,认真记笔记,不给自己放松的机会。已经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以及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他默默的努力的背影。从他身上我看到一名怀揣梦想,追求梦想的励志少故事。

3月13日下午5:00,特别邀请黄诣元同学在班级一模动员活动中给全班同学现场表演了卡巴列夫斯基的《g小调协奏曲》,如水般流畅的音符从大提琴中飘荡出来,优美的旋律如风般滑过每一位同学的心间。一曲结束,全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的眼睛也禁不住有些湿润了,同学们看到的是黄诣元光彩夺目的台前,而我则深刻的了解到他为了这么一天究竟付出怎样的代价和努力。这一刻我想到泰戈尔的名言:“人生路上坎坷多,只有经历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黄诣元加油,高三(2)班加油!

——班主任:许俊杰

                                                           

 

 

用汗水踏出阳关大道——我的特长生艺考之路

 

半夜时分,得知自己榜上有名,我看着热泪盈眶的母亲,当场就蒙了。梦?不!这不是梦,华科特长生录取名单上,清晰地写着“大提琴-优秀”。优秀,仿佛轻描淡写的二字,此时却有着千斤般地沉重。

多少次琴弦奏响,换来一曲顿挫悠扬;多少次汗水挥洒,换来喜泪尽诉衷肠;多少路漫漫行遍,踏出未来阳关大道。特长生这条路,只有走过的人,才知道手上那一纸签约,浸透了多少血泪,付出了多少代价。那屈指可数的名额,挤破了多少学子的梦想和家长憔悴飘摇的心。

 

 

犹记得第一次去湖大失败的惨痛,面对个个强大的对手,好不容易将乐曲发挥好,却被递给了一张五个降号的视奏谱。毫无心理准备的我当时就慌乱了,居然光盯着谱子,连琴都没拿起来。当真正演奏时,我脑子一片空白,顾不上拉得如何。当最后一个音在琴弦上摇晃着,我感觉我的人生随音符在命运中飘摇。耳畔响起的听辨音,仿佛第五交响曲前奏的动机,凶狠地敲打在我的脑门上……最终,第七名,无缘湖大。

父亲在回来的路上不住地安慰我。未来会好的。我盯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我知道,他也在害怕,他的心也随着我在艺考这条道路上飘摇着。

回到学校,欠下的作业与考试卷堆砌在抽屉里,每天中午的数学小题稳定在倒数,强势的英语语文也在后退。数学老师着急,问我考试可有把握,数学可不能再丢了。老师关切的目光动摇着我,我嘴上肯定,内心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告诉自己,黄诣元,你走了这条路,受了比别人多的苦,你打死也要熬过去,将来一定要活得比他们好。

那段最艰苦的时期,每天晚自习请假,从六点半一直练到十一点半,坚持每天刷一首演奏文凭级的视奏谱。乐曲的音准和节奏,一点点对着电子琴和节拍器纠正过来。那一首卡巴列夫斯基的《g小调协奏曲》,倒背如流,早晨起来、上学课间、回家洗澡、睡觉前,满脑子都是曲子的一遍又一遍。没事时左手手指就在桌上打指,在右手小臂上打,在课间打、午休打,甚至上课时一边听课一边打。

集中训练的半年,手指上一个个都磨出了茧子,刚开始时,每到曲子最难的那一页,那一列双音要两个指头压着弦,一口气划完指板,都说手指连心,那真是撕心裂肺的痛,指皮开裂,大冬天洗个左手都是钻心的疼。

随着练习的进行,曲子越拉越快,左手小拇指无名指时常抽筋僵劲不能动。在上海交大考试之前,问题越来越严重,甚至刚拉没多久就酸痛得使不上劲。这可把家长急坏了,从那时起,我母亲每次都会在拉完琴后帮我揉手,临近半夜,两个人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母亲坚持着,一边给我涂药水一边揉,直到我呼呼睡去。

艺考,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而是全家的动员。父亲全权揽下准备资料、报名填表、安排行程的活。集中报名的几天,每天下班回来熬到凌晨,一张时间表上985几十所学校,一个个报过来,六十几页的个人资料一个个学校地寄,耗尽了心思。

一个人的一次成功,是经历了多少碰壁与失败。而一个人的成功,又陪葬了多少人憧憬的未来。

每年数以万计的考生,先过初审,再飞往各个高校复试,不仅考专业,还要考文化,层层选拨,结果有多少人能拿到加分?都是高三苦过来的孩子,一边学习还要兼顾拉琴,十几年的学琴的付出就在考试那短短的几分钟,在考官的笔下尘埃落定。为了那几分钟,家长和孩子不远万里。小提琴、二胡倒还轻便,那些扬琴、低音提琴又大又重,不敢托运,就算是拎在手上,抱在怀里都生怕出现差错。一个考生武大考试考到一半琴弓松了,遗憾无缘武大。

赴考不但是体力活,几十所学校挤在一天考,排兵布阵费劲脑力,选错了便是电科人大三十几个、清华五十几个大提琴手激烈竞争,水平不够就是去陪考的。考生在考场内激烈竞争还不够,家长挤在考场门外陪考的焦虑的身影,想是作为子女心中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幕。

我是幸运的孩子,考了三次就有了收获,我有个同门师姐去年考了九次,才在电科拿到一本,而更多的人,甚至考遍所有学校都是无功而返。然而,拿到签约,未必便能进入理想大学,许多只拿到加分的考生,最后高考文化成绩不过关,努力便付诸东流。

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位贵州的考生。“他是第三年考特长了……”身边同考地轻轻告诉我,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又有点轻蔑。那位贵州的男孩就坐在我旁边,寡言少语,考前练习,看他出手,乐章轻重缓急、甚至细枝末节的换气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看他手边的乐谱,厚实的两张印刷谱上早已呈现斑驳之色,密密麻麻用各种颜色的笔写满了笔记,字写得不好,但写得颇为认真——苦练出来的孩子,拉得非常好。我与他交流,得知他是他们那个省里唯一出来考大提的,见我看他的谱子,他无奈自嘲:“没有什么好老师,只好自己琢磨。”在考场里等待考试通知,同考的其他同学等乏了,便在一起交谈。他们大多都经过全国知名提琴老师指点,有些都是同门一起出来考的。然而其中也不乏一些借艺考逃避繁重学业的考生,有一个翘了晚自习回家,没练半小时琴就打开电视看《三生三世》,在考生中居然引起共鸣。我较早结束了考试,在考场外整理琴盒,碰巧撞见出来备考的那个贵州男孩。远远地他见到我,冲我一笑。我有些动容,竟忘记回给一笑。他握着琴,转身走向了考场,背影远远地消失在灰色的门后,在晚上九点走廊晕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一丝悲壮。我心里默念,愿你能在这里结束三年长跑,考上理想大学。

我在华科取得最高优惠政策的消息一时间在乐团里传开了,诸多的祝贺让我有些受宠若惊。然而,许多乐团学子的艺考征程仍在持续。相比一本线,二十分是一剂毒品,得到了虽有喜悦,但难以满足。时间已经颇为紧张了,是继续考还是停下来开始捡学习,是摆在很多人面前的难题。

华科一本线是我与身边的人共同努力铺下的一块台阶。然而,这与我最终的理想,华科新闻传播学院的传播学专业还有一定的距离,并且,我的高考还有最后两个多月要走。我要求自己,有了签约,也要靠自己的努力,裸考考上华科,并以自己的分数拿到任选专业的资格。

回到学校,我们高三(2)班的学生都以饱满地精神进入了一模前的停课复习,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都在加紧为学生的冲刺辛勤地做准备。而我,在华科结束了自己的特长生艺考生涯,也将要加入他们队伍,与他们携手面对高考的终极挑战。

最后,我要感谢华科给我伸来关键时刻的橄榄枝;感谢母校一中及在团的六年艺术实践所累积的资历;感谢许多老师和同学们在我成长过程中给予我的无私支持;感谢引领我走上学琴之路的高老师、恽老师以及给予我专业更高要求的张锡生老师和同门师兄妹们。最后还有特别感激我的父母以及为我操碎了心的所有人,谢谢你们成就了我的今天。

祝愿所有的特长生都能如愿拿到签约,所有高三的同伴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

黄诣元

2017年3月12日

   


上一篇:欧洲风情,中国精神——我校师生参观退休老师周世明画展 下一篇:校民乐团成长与社会实践轨迹(至2017年2月)